西方某些媒体,请学会放下“剧本”看事实

西方某些媒体,请学会放下“剧本”看事实
全国人大会议审议涉港决议草案,揭露让西方某些媒体习气性地“不安”,宣布许多装腔作势的“忧虑”“预言”。这不足为怪,由于西方某些媒体自有一套老练的“剧本”,在涉华涉港报导中即拿即用。现在,是时分放下“剧本”看看现实了。  先来看看其为香港写定的“剧本”:所谓“国安法或许是香港的末日”,所谓“中心政府砍杀了香港的‘高度自治’”,所谓“北京迄今削弱香港自治最粗犷的行动”,所谓“香港的政治诉求或言辞自在现在面临着比以往更大的危险”……诸如此类,不乏其人。  其实现实很清楚,道理也很简略。自不合法“占中”,尤其是“修例风云”以来,反中乱港实力揭露宣扬所谓的“港独”“自决”,打着这个旗帜大搞“黑暴”、乃至本乡恐怖主义活动。这不只是当时香港社会的最大毒瘤,更成为我国主权和安全的严峻要挟。免除暴力众多的要挟,保护社会环境的安靖,关于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是中心利益地点,是广阔民众休养生息的条件与根底。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定的基本知识。  《孟子》有句话说: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讲的是做人干事要推己及人的道理。假如每一个正常的、热爱生活的人,都不肯生活在动乱和暴力之中,那么为什么不能从国家层面给予香港安全上的保证,为什么不能让香港社会回复到没有坏人游走、没有火光冲天的常态中去?西方某些媒体对着“剧本”放出理据倒置、逻辑紊乱的“末日之说”时,应该好好考虑和学习孟子这位我国古代先贤的劝谕。  至于香港的“高度自治”遭到所谓“砍杀”和“削弱”,实属无稽之谈。“一国两制”的底子在于“一国”,香港是我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因而高度自治权不能脱离中心的全面管治权而存在,更不能与之对立。拟定香港特别行政区保护国家安全的相关法令正是全面管治权的体现,它与香港的高度自治权处于不同维度。  再拿某些西方媒体最喜欢重视的“言辞自在”来看,他们应该是只以为那些反中心、反建制和支撑“黑暴”的言辞有自在。得出这种定论的根据太简略不过,看看“修例风云”以来,有多少一般市民由于在公共场合宣布反暴言辞而被暴力相向,乃至在街头还发作惨遭淋油火焚的一幕。  打着“争夺自在”旗帜的“黑暴”,是否严峻伤害了市民的言辞自在,是否严峻破坏了揭露表达政治诉求的或许?“剧本”上没写,西方某些媒体当然不会说、不能说。他们无非是揣着理解装糊涂算了。  在涉港决议草案出台后,中心屡次指出,相关立法不只不会影响特区居民依法享有的言辞、新闻、出书、聚会等各项权利和自在,反而会让这些权利和自在在安全环境下得到更好行使。相关立法有助于消除人们对“黑暴”“揽抄”等香港社会乱象的极度不安。咱们以为,这些说法彻底回应了某些西方记者的所谓“忧虑”。  对了,有美国媒体还猜测香港或将迎来新一波的外资以致港人“流亡潮”。对此咱们想说的是,香港的昌盛开展有赖于“一国两制”的全面精确遵循,而保护国家安全便是保证“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最基本、最有力的途径。只要堵住国家安全的缝隙,香港才有或许康复“东方之珠”光荣,香港人也才能在平和安靖的环境下着手处理经济民生的深层次问题。现在,大乱之后的大治已现曙光,不管资金仍是人才,理性的挑选不应是“流亡”,投身其间才是明智之举。  令人遗憾的是,香港基本法公布已有30年,香港回归也近23年,虽然我国政府遵循“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体现毋庸置疑,但标榜所谓“客观公平”的西方某些媒体的“有色眼镜”多年来却从未摘下,且在意识形态的傲慢与偏见中不断重读“老剧本”。咱们欢迎全世界重视香港在国家和港人尽力下重塑“东方之珠”传奇的进程,不欢迎毫无现实根据、逻辑倒置的骇人听闻与恶语相向。  就在刚刚曩昔的5月24日,“黑暴”再现香港街头,香港保护国家安全法令制度和履行机制的迫切性清楚明了。做报导前,请这些西方媒体放下“剧本”,睁开眼睛,看看现实和本相,想想知识与逻辑。假如真的关怀这片土地的未来,还请你们仔细尊重一个主权国家对本身内部事务处理的权利。  要记住,香港是我国的香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